中国 > 生活时尚 > 特稿
 
上海的居住“新腔调”
 
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:吴迪
2006年12月1日 星期五
 

上班的地方在上海武康路。武康路安福路转角上的马里昂巴咖啡馆,是我谈工作、见朋友的据点。半年前这里还没有什么生意,现在突然火了起来。据“观察家”分析,因为复兴西路板块一溜设计师工作室、酒吧的开张,因为话剧艺术中心在附近,因为好几个新媒体都在附近借了办公室(包括我所在的公司),还因为厌倦了高楼大厦的公司人,为了住得有腔调,频频迁入附近的几条街,这里就成了新的时尚地标。

朋友老张就是迁入武康路的新住户,他生了一场大病,歇了一年,最近做了一个决定,从宛平南路的徐家汇花园搬进了武康大楼,居住面积从160平米变成了30几平米。他是近40岁的单身,总经理,现在是个无所事事的闲人。闲人就要住在有闲情逸致的地方,下楼就有咖啡馆、中西餐厅、书报亭和小摊,散步有梧桐蔽日的人行道,还要有历史感——只有武康大楼了。

武康大楼(诺曼底公寓) 名头很响,位于上海淮海路-兴国路-武康路-天平路-余庆路六岔路口,解放前是类似老张这样的金领住的地方,解放后发给孙道临等文艺界人士居住,对面是宋庆龄故居。这种款式叫骑街楼,我在纽约见过很相像的一幢。楼下有百年历史的紫罗兰美发厅,几个老外建筑师开的ARCH酒吧,街对面是东南亚风格的家居店,旁边却是个简陋的蔬菜水果摊,还有个杂货店、小书店。纽约的一些街道也是这样的,看上去毫不相干的东西比邻而居,方便舒适,让人实实在在地感受到生活着。

我最近在看《美国大城市的生与死》,作者简·雅各布斯提出的问题是,什么是好城市?扼要列出了一座好的生机蓬勃的城市的四个要点:用途混杂、街区小路网密、不同年代建筑并存,密度够高,应该说是总结得恰到好处。


一,用途混杂:城市生活的很多需求,只有交叉混杂在一起才能产生优化效应,才能每天大部份时间有人气。许多规划者误以为土地用途的界定代表了科学的现代化城市规划,病变出一种近似洁癖的做法,认为城市生活应该以功能来分区,如纯写字楼区、纯住宅区和纯商业区,结果却扼杀了城市活力,制造了生活不便和无法解决的交通拥挤,以及晚上的大片死城甚至犯罪黑点。我在美国休斯顿住过四年,它就是个典型的 “between of nowhere”的大城市:没有人行道,没有公交系统,人人都开车,买根葱也要开车。大家都住在郊区,高峰时就拥堵在通往市中心的高速公路上。市中心十五幢火柴盒样的办公楼,到了周末就成了“死城”。我离开那里的原因之一,就是不能散步。

二,街区小,街道密,人行道的使用率就很高,商店就会存活下去;马路就可以相应较窄,配以公交,就更进一步成就了城市生活。这是我心目中典型的上海街道,而在北京就觉得步行很不方便,走十里地也找不到个便利店;北京马路很宽,大多有隔离带,错过了一个路口,再想过马路就很难了。


三、不同年龄建筑的并存,新的附加在旧的之间,就像有机耕种讲究不同植物混杂的精耕。上海武康路、乌鲁木齐中路一带很多老建筑挂上了历史保护建筑的铭牌,也有汇贤居这样的新楼盘,还有新建的世贸大楼,里面汇聚了奥美等创意行业公司,职员便在附近租房子。乌鲁木齐中路的菜场却依然存在,包括附近一溜的杂货店、廉价餐馆,使这个街区不至于精贵到“连油条都买不到”,午饭后我常在这一带溜达。


四、高密度不等于过分拥挤,但很多规划者误把高密度老城看作贫民窟,不思逐步改进,醉心大规模拆迁,把低收入者集中到偏远的高楼,把中产者搬去近郊低密度联体别墅区,一举谋杀了不少大城市和郊区。我有一帮海归朋友集体买了沪青坪公路旁的别墅,现在叫苦不迭,原来房产广告上描述的“30分钟到恒隆上班”成为泡影。高峰时间,进入市区的沪青平公路和延安高架成为“华山一条路”,车速可以用“挪”来形容。


城市密度一低,加上地区用途分隔,必会造成行人稀落,小区住着同质性很高的居民,商店集合在大型商场,没有空间蔓廷,出现“亚市区”现象,(比如上海浦东的碧云社区,住在里面的老外超级无聊),复杂多元的城市生活被单调的亚市区生活所代替。


所以,从这个意义上,搬去武康大楼,虽然生活面积从160平米降至30多平米,但对一个单身的、生活得有腔调的人来说,绝对是不错的选择。

英国银行家热炒上海房地产
伦敦金融城数以百计的银行家、分析师和交易员,正通过一项投资计划购买上海高级公寓,以求获益于房价上涨及人民币升值的双重利好因素。
  英国《金融时报》艾伦•凯莱赫(Ellen Kelleher)伦敦报道 2006年11月9日
星期四
中国建设“全球首座”生态城
上海的崇明岛要成为环境治理的典范
  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杰夫•代尔(Geoff Dyer)上海报道 2006年9月15日
星期五
“奢华挥霍”上海上演
短短1年内,上海连办3次豪华展,这是全世界任何城市都未曾经历过的奢华体验。上海似乎已与蒙特卡罗、迪拜并驾齐驱成为世界三大“销金窟”。
 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:林剑 2006年5月12日
星期五
上海婚礼:从红盖头到白婚纱
身着婚纱、礼服去教堂或“类教堂”的地方结婚,这已成了上海最新时尚婚俗之一。对于以文化遗产为荣的中国人来说,这是一种怎样的意味?
  作者: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杰夫•代尔(Geoff Dyer) 2006年4月29日
星期六
上海:梦想何时能成真
中国最大城市的目标是成为具有国际影响的金融中心。该目标在前些年曾遇到困难,但有迹象显示,随着一系列改革措施落实到位,上海金融业正走出低谷。
  作者: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杰夫·代尔(Geoff Dyer) 2006年4月18日
星期二
上海悄然升温的“房产游”
中国上海一部分富裕阶层“五一”期间选择去二线旅游城市,为了游览风景,更为了寻找合适的房产投资机会。
 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:刘颖娟 2006年4月10日
星期一
上海中产业主也在“维权”
曾苦苦节约、不惜负债买房的上海新兴中产阶级发现,房价涨得凶,跌得也狠。他们也想通过维权活动保护自己的权益,但他们通过什么途径来“维权”呢?
  作者: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杰夫•代尔(Geoff Dyer) 2006年4月7日
星期五
上海楼市怎么了?
作为中国商业之都的上海,其房地产市场存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趋势:住宅市场大幅滑坡,价格骤降,交易量下降;与此同时,国际地产基金开始投资商业楼市场。
  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杰夫•代尔(Geoff Dyer)报道 2006年2月14日
星期二
怀旧的上海“新天地”
10年前,上海“新天地”所在地看上去与其它破旧的老街区没什么两样,但如今汇集了众多高级餐厅和商店。一些专家认为,“新天地”改变了人们对老建筑的观念。
  作者: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撰稿人特雷莎•莱沃尼恩•科尔(Teresa Levonian Cole) 2005年12月23日
星期五
我眼中的上海石库门
走在上海残存的狭窄里弄里,面对迷人的拱形石门,我不禁沉醉在这片远离混凝土、霓虹灯的土地上。只可惜,这个风景正在慢慢消逝。
  作者: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撰稿人萨拉•默里(Sara Murray) 2005年12月23日
星期五
英国巴克莱银行设立上海分行
盯上中国刚起步的债务及衍生产品市场
  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海伦•托马斯(Helen Thomas)报道 2005年12月22日
星期四
和记黄埔、马士基入股上海洋山深水港
将分别拥有该港二期工程32%股权
  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杰夫·代尔(Geoff Dyer)上海报道 2005年12月20日
星期二
英国金融服务集团看好上海金融业前景
英国国惠集团表示,上海有望成为亚洲的债券与外汇交易中心
  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杰夫•代尔(Geoff Dyer)上海报道 2005年12月21日
星期三
上海医药集团寻求海外投资
欲出售价值为20亿元至30亿元人民币股份
  英国《金融时报》弗朗西斯科•格雷拉(Francesco Guerrera)香港、杰夫•代尔(Geoff Dyer)上海联合报道 2005年12月13日
星期二
维珍集团盯上中国市场
维珍集团创始人布莱信所控制的商业帝国包括航空公司、移动电话运营公司和健身俱乐部等。在接受《金融时报》的专访时他说,“目前对任何企业来说,放弃中国市场简直就是疯了。”
  作者: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森迪普•塔克 (Sundeep Tucker) 2005年12月13日
星期二